? 在民营医院注射自体脂肪后,她脑梗突发半身不遂 - 兔子养殖
兔子养殖IOS

您现在的位置:兔子养殖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
在民营医院注射自体脂肪后,她脑梗突发半身不遂
时间:2019-06-10 10:38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12次

在民营医院注射自体脂肪后,她脑梗突发半身不遂

原标题:在民营医院注射自体脂肪后,她脑梗突发半身不遂_金羊网新闻  47岁的吕女士经常要在自家美容院里为客人做面部美容,十分爱美的她面对自己的脸也爱护有加,12月的一天,吕女士选择去湛江当地的整形医院做自体脂肪面部填充手术,然而医生一针脂肪注射下去,吕女士却仿佛去了一趟鬼门关。

  刚下整形手术台却又被抬进了ICU  在南方医院康复科住院部,记者见到了正准备起身如厕的吕女士,即使是去往一米旁的洗手间,吕女士也需要护工的搀扶。

  至今已住院一月有余的吕女士,在记者看来面庞并未有明显伤痕,但据吕女士家属所言,12月23日吕女士刚推进ICU时,美容针所扎针口清晰可见,脸庞还留有整形手术时所画蓝线,在随后家属出示的吕女士南方医院入院记录上,记者看到在初步诊断那一栏医生判断吕女士为急性脑梗死。

  12月22日12时,吕女士来到湛江澳泰整形美容医院,接受自体脂肪填充手术,时至今日,一个月前在吕女士右侧大腿所留下抽脂的针孔依然明显。   据医院工作人员介绍,从吕女士大腿抽出的脂肪,被整形医院的医生抽出分离后,再装进针管分别打在了吕女士的下巴和额头。

  在印有澳泰医院收款专用章的吕女士个人整形咨询卡上的项目一栏,还清楚地用黑笔写出了吕女士所做的自体脂肪填下巴额头(修复),单价为3000元。

  “我之前做脂肪填充最多一个多小时就完成,可是当天下午从4点多开始,我一直打我妈电话都没有人接。 ”一个小时后,整形医院工作人员接通了小女儿的电话,称吕女士昏迷,已被转移到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(湛江),让家属赶紧过来一趟。   吕女士在12月22日被送入医院ICU抢救,直到1月4日转院至南方医院,至今吕女士依旧在医院接受治疗。   “在湛江那时我妈妈神志迷糊答非所问,手指都不能动,转来广州虽能动,但你看她刚刚走成那样已是半身不遂。 ”吕女士的儿子十分感伤。

  同样的手术做了三次,前两次都没问题  “我们医院已经在湛江开了20年了,脂肪填充手术只是个小手术。

”几经辗转,记者联系到了澳泰整形美容医院副院长曾彩虹,“我们做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出现过病人要进医院抢救的。

”  据吕女士家属介绍,澳泰美容整形医院在湛江的确算是比较大型正规的医院,营业面积几百平,并且单位登记证书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均有。

  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,澳泰医院的诊疗科目一栏写有“外科:整形外科专业/口腔科(美容口腔科)/皮肤科(激光美容、中医美容)/麻醉科/中医科”。   “吕女士也是我们医院熟客了,14年就来过我们医院,用自体脂肪填充做手术也已经是第三次,”曾院长说道,“本来收的3000元是下巴费用,临做手术时她要求增加额头部位注射,因为她是老顾客所以我们也同意了。

”  在记者询问此次给吕女士的主刀医生是否有执业医师资格时,曾院长给出了明确的答复,“我们是正规的整形医院,医生都有执业医师资格证,给吕女士主刀的医生还是个5、60岁经验丰富的老医生。 我们医院什么手术能做不能做都是有规定的。

”  责任认定还需等专业的司法鉴定  在曾院长看来,吕女士突发脑梗死,并不能将责任认定为医院,“吕女士当时颈动脉出现斑点、甲状腺囊肿、重度贫血等有同时5、6项疾病,有可能是这些疾病发作引发脑梗死,并不能简单认为是打了美容针注射脂肪致使脑梗死。 ”  对于吕女士的脑梗死病情是否由脂肪注射造成,南方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生周亮表示,具体诊断还需由专业的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,“这几年南方医院也收治过因美容注射致使脑梗死的患者,但一般均为颅内多处血管堵塞,吕女士为单处血管堵塞,因此具体责任认定还应由专业机构进行。 ”  同时周医生也表明,像吕女士如今的境况已是好运,“之前我们收了一例,人都走了。

”  自体脂肪可比玻尿酸更危险  注射脂肪真会造成脑梗死?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采访到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医生罗盛康,据其介绍,即使是所谓的“微整”美容注射项目,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。

  “人体头部分为皮肤层、皮下脂肪层、额肌层、筋膜层、头骨,脂肪填充虽是将脂肪注射到皮下脂肪层,但皮下脂肪层与额肌层之间存在着大量的粗血管,针管注射时一不小心就将横穿血管。

”  许多爱美人士喜欢将自己的太阳穴、额头填充使之看上去更为年轻,殊不知人体的额部、颞部皮肤后血管密布且与颅内血管相连,当填充物进入了视血管有失明危险,而填充物进入脑血管,则会像吕女士般脑梗,最严重时甚至危及生命,  “注射脂肪比注射玻尿酸更可怕,因为脂肪颗粒更加致密,并且不可降解。 ”罗医生言明。 整形手术有风险,即使是资历再深的老医生,在面对每个不同个体时,依然有可能失手将填充物注射进血管。 (文/金羊网记者宋昀潇许琛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