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或许我从未把他当做朋友 - 兔子养殖
兔子养殖IOS

您现在的位置:兔子养殖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
或许我从未把他当做朋友
时间:2019-06-10 14:2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4次

或许我从未把他当做朋友

  □马海霞  石头是我发小,旧时是邻居。

我比他小一个月。

我妈说,我小时候奶水不够喝,石头妈没少让我喝她的奶。   为这,我得感激石头妈一辈子。

所以,我从来都不嘲笑石头。

  石头幼时发烧烧成了脑瘫。

从我记事起,他就半躺在竹椅里。

石头爹是八级钳工,手巧,把竹椅改装成了带轮子的竹车。 太阳好时,家人会将石头推出大门外,他或呆坐在竹车里晒暖阳,或抬眼看行走往返的路人。

石头说话费力,脖子用力往后昂,双手抱在一起摇晃得竹车东倒西歪,随着三两个字从嘴里迸出,竹车才稳稳落地。 石头说话得用洪荒之力,好在他轻易不言语。   小孩子不懂事,没人同情石头,见大人不在,还常骂他,给他起外号。

石头就我一个朋友,只有我不嫌弃他。

因为我喝过石头妈的奶,算是和他抢过口粮。

我妈说,做人得感恩。

  石头的世界通常只在大门口,他父母忙,没时间推他到更远的地方。

我小时候性格内向,不喜运动,时常坐在他的竹车旁,陪他发呆。   后来,我上学了,石头还在大门口的竹车里待着。 放学遇到他,我朝他笑笑,他高兴得手舞足蹈,想要说话,我摆手不让他说,他那些欲出口的话终化作微笑挂在嘴边。 学校放假时,我还会陪石头玩上半天,有时天气暖和时,经他父母同意,我会推着他到学校操场上逛逛。   我读中学后,功课多了,很少陪石头玩了,遇见了,只点头,他微笑。

  那年,我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毕业,顺利升入市重点高中。

我想报考医学院,石头知道我这个梦想,他总是得意地笑,我当了医生,就可以免费给他看病,说不定还能让他站起来,和正常人一样。 我说这些时,石头总是咯咯笑,前仰后合的,摇得竹车哗啦哗啦响。

  可太阳还是绕开了我。

高三下半年,我患上了严重的眼疾,医生建议我休学在家休养。

高考我考得一塌糊涂,分数离医学院差一大截。

老师让我复读,可我怕眼睛吃不消。 没办法,只能听天由命,踏着高考的末班车上了一所普通理工学校。

整整一个夏天,我都没有踏出家门。 石头妈推着他来我家玩,我不理他,他呆坐在竹车半天,憋出一句:挺好的。   我吼他,你懂个啥呀?  他不再说话,后被他妈推走了。   两月后,我到外地读书,暑寒假回家,带来了一火车的见闻,和家人聊,找同学唠。 偶尔瞥见石头在大门口晒太阳,我路过他身边,会同他点头微笑,每次都风一样匆匆而过,极少注意他回复我一个怎样的表情。   我毕业后去了外地工作,一年回家一次,少有时间找石头聊天。   前几天,我回家听我妈说,石头走了,终于摆脱了疾病折磨,去享福了。

  猛然间得知他离世,心里翻腾出的往事一浪高过一浪。 去看石头妈,和她唠嗑,得知石头的一些事情:近几年,石头身体越来越不好,不能再坐竹车了,只能躺在床上。 病重时,他说,如果有下辈子,他希望我能考上医学院,当医生给他治病。

石头妈心疼地说,傻儿子,下辈子咱肯定健健康康的,不会再受这么多罪。

  我是石头唯一的朋友,或许我从未把他当做朋友吧,没想到我当年无意中的一句话,让他期待了一辈子,还寄托于下辈子。

  后来,总会想起那个春日的午后,我推着石头到操场上散步的场景,他笑得那么暖,那么美好。